• <menu id="4wiqo"></menu>
  • <nav id="4wiqo"><strong id="4wiqo"></strong></nav>
    <menu id="4wiqo"><tt id="4wiqo"></tt></menu>
  • 安邸AD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2.03.24

    徐冰的“閉環”

    藝術家徐冰始終都在修建自己的藝術“閉環”,他更在等待這個 “閉環”出現缺口,從而可以創作新作品, 因為“藝術創作是一件持續生長的事情”。

    《鳳凰》源于徐冰對城市化、新工人及資本積累的思考。他直接取建筑材料、建筑廢棄物、生產設備、勞動工具進行再創作《。鳳凰》的每一次起飛都是一次意義的重建。它此次 “飛入”浦東美術館的過程充滿艱辛,經過徐冰團隊和浦東美術館攜手近一個月不分日夜的 努力,作品巨大的零部件被分批拆卸運入展廳,終于令作品得以展出。

    在浦東美術館,“徐冰的語言”已經開幕,藝術家徐冰卻仍連續數日在館中“晃悠”,反復琢磨布展效果。此次展覽展出 他歷年的主要作品,并將在5月呈現他為場地特別創作的全新裝置作品。徐冰向我們坦言“:好的個展是一個完整的‘閉環’, 不同時期的作品相互注釋、相互發現。過去的作品是新作品的注釋,新的作品又是對舊作品的重新發現。對于有意思的藝術家,作品之間都可以構成這種關系。”展覽從“語言”出發,人們可以完整觀賞徐冰作品的“閉環”:無處不在的辯證法、作品中 綿密細致的勞作、藝術家的個人生命史,以及對時代的觀察。 


    徐冰,藝術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1955年生于重慶,在北京長大,此后進入中央美術學院學習版畫藝術。他被廣泛認為是當今語言學和符號學方面重要的觀念藝術家,始終以極具突破力的藝術創作拓展藝術的邊界。

    從很早的時候,古元的滋養就被融入了徐冰的藝術基因。在《英文方塊書法》《鳳凰》背后的故事《蜻蜓之眼》這些作品里,他直指邊界,比如非象形的漢字和難以讀音的英文、不是用筆而是用垃圾的光影創作出來的山水畫、用無意義的塵埃造 出來的紀念碑、全部由監控錄像組成的故事長片......“歷史上所有的劇情長片全是演出來、編出來、造出來的,而唯獨《蜻蜓 之眼》的每一幀都是真實發生的,所以它極具顛覆性。它的實驗性已經夠強,表面上的‘實驗性’也就可以藏起來了,不用再炫耀了。”徐冰不依靠鮮明的圖像,他用的是對立統一的辯證法。 


    《背后的故事》可以說是“光的繪畫 ”。徐冰運用干枯植物、報紙、 塑料袋等廢棄物,在宣紙、玻璃背后,通過調節光在空間中的狀況, 呈現出中國畫的效果。 

    《英文方塊書法》或許是徐冰最為人知的作品。但是人們很容易忽略,這個系列作品背后,要絞盡腦汁將英文結成漢字之 外,還需要大量練習,藝術家必須用學書童子臨帖描紅的方式,日復一日地寫,才能游刃有余《鳳凰》不僅僅有深刻的思考,在 造型的準確度上毫不偷懶,細節處的質感猶如工筆畫《。背后的故事》系列在創作初期,他還很難對色彩進行復雜處理,藝術家好友蔡國強勸他“俗氣一點兒也沒關系”,徐冰拒絕了。他后來創作的《桃源仙居圖》已經證明,自己已經駕馭一門獨一無二的 藝術技法。他把中國山水畫的元素放大,用廢舊材料結合燈光“映照”出一幅宛若仙境的山水畫,再次實現了語言的轉換。 


    徐冰最為人熟知的作品之一 《天書》,從1987年便開始動工,直到 1991年最終完成,歷時4年。作品以漢字為型,依照《康熙字典》結合創造 了4000多個“偽漢字”,并采用活字印 刷的方式按宋版書制作成冊和幾十米的長卷。

    策展人邱志杰曾評價《煙草計劃》是“徐冰最有感情的一件作品”。他從杜克大學的煙草發家史出發,思考煙草與經濟、 教育、文化、法律等領域之間的關系。在這個計劃里,他用《黃金葉書》重現了高家龍關于英美煙草公司的史學名著,但一系列的出發點源于他對亡父的悼念。這也像極了那一代人的典型形象,即便是最私密的情感,都要放置在歷史的維度中。 


    地書》是徐冰自2003年起持續進行的一個藝術項目。 他以搜集來的公共標志為單位編纂成書,不管讀者是何種文化背景或受教育程度,只要是被卷入當代生活中的人,就可以釋讀。

    年少時的徐冰經歷過生活的大風大浪,后來到美國他發現,安迪·沃霍爾的成功不僅是因為藝術本身,更重要的是“美國國力興盛了,所以安迪·沃霍爾成了”。徐冰對時代和文明處境有敏銳感和急迫感“。我喜歡手頭的事情,但至少在當代藝術體系內,我也有反省性。”就像《鳳凰》是他對蓋樓狂潮做出的反應一樣,近年來,他在甘肅發射了“藝術火箭”,并探索以NFT為介質擴展自己的藝術表達,把《地書》中的符號擴展為可能會在元宇宙里繼續生成的“元語言”,都是因為他感到某種迫在 眉睫“。這是我們過去在地球上行走的藝術家沒有觸碰到的思維空間。文明、人的存在看似是舊話題,但這些領域提供了更 大的空間和數據參照,你會對舊話題有更深的認識。” 


    展覽中特別呈現了觀眾 參與型裝置《英文方塊字書法教室》。 觀眾來到展廳,便進入了一個學習的場所。面對這些來自英語文化的東方書法,參與者可獲得一種從未有 過的體驗。在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轉 換中,人們對文化的舊有概念受到挑戰,從而打開更多思維的空間,以找回認知的原點。

    5月,徐冰將帶他的徐冰天書號藝術火箭作品首次來到上海展出。同時,一件形似漏斗的巨型裝置即將貫穿浦東美術館四層空間。這件名為《文明的引力》的作品也與文字有關。徐冰向我們描述了他的設想:當人們站在一層時,他們并不能讀出裝置上的文字。在他們逐漸向上走的過程中,文字會越來越清晰。直到他們走到四層,文字可以被完整地讀出來。這也是徐冰對人的思維方式和觀看角度的全新探索。在他看來,藝術家一生所做的事其實是在修建只屬于他自己的藝術的閉環’...... 著時代變遷,這個閉環總會露出缺口,他需要找來更有效的材料去彌補。這樣看來,藝術創作是一件持續生長的事情 

    編輯 | 李君Li Jun

    造型 | 朱雋Judy Zhu

    作者 | 姜伊威

    攝影師 | 郭一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王者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