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wiqo"></menu>
  • <nav id="4wiqo"><strong id="4wiqo"></strong></nav>
    <menu id="4wiqo"><tt id="4wiqo"></tt></menu>
  • 安邸AD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2.04.08

    內外乾坤

    當普利茲克建筑獎獲得者Richard Rogers在88歲高齡與世長辭時, 世界失去了高技派最耀眼的光亮之一。他的建筑是城市生活美好愿景和 科學技術的結合,是根植于社會責任的理想, 是不懼新生事物的大膽探索。

    高技派代表建筑師Richard Rogers(1933–2021)在1986年“London as It Could Be”的展 上。他提出了有遠見但并非不切實際的方案,以期改造倫敦市中心的大片區域。

    當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在1971年贏下巴黎蓬皮杜中心的競賽時,前者38歲,后者34歲。作為建筑師,這還是叛逆小子的年齡,初出茅廬的兩人很快便和Norman Foster成為高技派(High-tech) 建筑的領軍人物,為20世紀最后一個重要建筑流派奉獻畢生。出生于意大利佛羅倫薩的Rogers來自一個有文化、具有猶太血統的英意家庭。5歲時,他隨家人逃亡至英國,閱讀障礙癥的困擾和當地的陰郁天氣也無法阻斷他對地中海的記憶:宜人的景觀、悠閑的氛圍、可口的食物......一派美好城市生活的圖景。 


    1972年,意大利家具制造商B&B Italia的時任掌舵人 Piero Busnelli非常欣賞蓬皮 杜中心的設計,委托Piano + Rogers設計公司的新辦公室。一年后建成的新總部具有高度靈活 的結構體系。

    沒有哪位建筑師能輕易獲得成功。從倫敦建筑聯盟畢業到耶魯求學的Rogers在此后近十年里,幾乎沒有太叫好的作品。他和耶魯的同窗好友Foster、好友Wendy Cheesman和妻子Su Brumwell組建的Team 4做了不少費力但收入不多的項目。Creek Vean住宅的委托來自岳父母的慷慨解囊,他們賣掉一幅蒙德里安的畫為此買單。解散 前完成的Reliance Controls工廠倒是被視為高技派完成的第一座工廠建筑。Rogers夫婦在之后幾年里完成了“拉鏈屋”的概念設計以及為父母建成溫布爾登之家。住宅采用裝配式鋼結構,外墻鋪設2毫米厚的塑膠涂層鋁板,室內布局自由。這或多或少預示了未來的方向,但此時的Rogers還沒有太多頭緒。 


    建于1969年的Rogers House是建筑師第一次把對預制構件、工業制造的想法實踐出來。

    毫無疑問,蓬皮杜是這位建筑師的人生分水嶺。當他和Piano從681個參賽方案中 勝出后,等待他們的是接踵而至的困難。“我們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但Renzo 對結構和建筑的深刻理解,以及他詩人般的靈魂幫我們渡過了難關。”Rogers回憶這段 激動人心的職業經歷時說道“,我們想為所有人創造一個地方,那時的我們足夠年輕和 天真。”巴黎接納了橫空出世的龐然大物,傳統建筑的模樣完全消失,其上布滿了各種 裸露的鋼管、支架、器械和自動扶梯。這座機械怪獸的紀念碑向世界炫耀著它糖果色的“內臟”。Rogers將這種“內臟”外掛的方式延續到倫敦地標勞埃德大廈,這是他和Piano分道揚鑣后成立的同名事務所完成的第一個項目。洗手間、管道和設備用房等服務性空間被安置在外部,從而為內部騰出最大使用空間和高聳明亮的中庭。鋼筋與玻璃贊美著科技和工業的勝利,毫無保留地展示著壯觀的結構和功能,以及滿足日后擴展需 求的靈活性。 


    1977年,Rogers與新的合作伙伴成立同名事務所RRP,是如今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的前身。 勞埃德大廈是事務所的第一個重大項目,設計將服務性空間安置在外 部,平衡了技術效率和建筑表現力。 

    “高科技對男孩來說是至高無上的玩具。”在評論家看來,這種結構表現主義找到了自己的時機和定位,被銀行、博物館和機場大量采納,成為一種“新穎而進步”的風格。隨 著時間推移,Rogers帶領事務所為高技派注入了更多人性化的元素——波爾多法院的蜂巢構造物、新威爾士國民議會的蝠鲼造型屋頂,以及馬德里巴拉哈斯機場的舒適配色和木質屋頂,都透露出工業美學的柔和一面。


    “超市是人們表演的舞臺,建筑物是構成表演的布景,是所有人的場所”。1999年完工的千璽穹頂占地300英畝,形態如一個帳篷。12 100米高的黃色鋼桅桿張拉著直徑為365米、周長大于1000米的穹面鋼索網。僅1毫米厚的屋頂膜狀材料具有良好的透光性。、

    提出未來城市的藍圖,并針對現代生活對于環境的潛在性、災難性影響提出了警告。他不遺余力地參與城市進程的方方面面,從規劃競賽到市政顧問,從BBC講座到捐贈事 務所凈收入的20%給慈善機構......他一直呼吁城市的可持續性和高密度,試圖傳播一 種更廣泛、更好的可能性。 


    建于1971–1977年的巴黎蓬皮杜中心是高技派建筑的代表作。普利茲克建筑獎評委稱其為一次設計的革命, 將紀念碑式的固有形象轉化為社會和文化交流的流行場所。

    當然,爭議也有。高技派建筑的維護是一個越來越大的挑戰。自1977年開放以來, 蓬皮杜的維護成本已經高于建造成本,將于2023年年底閉館4年,進行另一次大規模修繕;而勞埃德大廈也因為結構外露導致部件風化嚴重,維護難度增大。但無論如何,高技派是一次設計的革命,建筑師以別樣視角重新詮釋了現代文明,他們無所畏懼地闡述了自己對未來的創想。他始終明白,建筑如果不是一門社會藝術,那就什么都不是。 

    編輯 | 幸思

    作者 | 幸思

    攝影師 | photographer Richard Bryant、Grant Smith, photo from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B&B Italia、Dreamstime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王者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