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wiqo"></menu>
  • <nav id="4wiqo"><strong id="4wiqo"></strong></nav>
    <menu id="4wiqo"><tt id="4wiqo"></tt></menu>
  • 安邸AD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2.05.11

    超凡夢想家

    在《紀念碑谷》 《饑餓游戲》和《魷魚游戲》等流行文化的推波助瀾下,西班牙建筑師Ricardo Bofill的建筑作品被年輕一代 重新發掘,然而,一千個人眼就有一千位Bofill。

    建筑師為父母設計的家庭住宅在1973年完工。被紅色瓷磚覆蓋的餐廳和水池構成中央區域,其他功能的矩形建筑體以線性方式 排列在周圍,富有鄉土氣息的褐色 瓷磚和柏樹景觀互為映襯。 

    “我想徹底地創造一個足夠強大的空間,讓對建筑一無所知的普通人意識到建筑的存在。”毫無疑問,西班牙建筑師Ricardo Bofill做到了。他被譽為20世紀最激進的夢想家之一,在近60年的職業生涯里留下諸多瑰寶。無論對傳統和鄉土建筑的再演繹,對空中城市花園和幾何構成的實踐,還是向古典主義的轉向,對城市和社區生活的愿景始終貫穿在他的夢想里。 


    西班牙建筑師Ricardo Bofil(1939-2022)23歲時就創 立了多學科協作建筑工作室Taller de Arquitectura(RBTA),旨在實現城市和社區生活的美好愿景。圖為他與Les Maisons Temple項目模型的合影,背后是著名的瓦爾登7號住宅。

    Bofill的建筑生涯開始得很早,而且起點很高。雖然被迫從巴塞羅那建筑學院退學,遠走瑞士才完成了學業, 但 年僅23歲的他在父親的鼓勵和支持下,于1963年成立了Tallerde Arquitectura(RBTA)。這是一個多學科協作的建筑工作室,把建筑師、工程師、規劃師、社會學家、作家、電影制作人和哲學家聚集在一起,希望做出具有社會 目的和意義的原創設計。 


    1968年建成的高迪社區是工作室完成的第一個大規模城市設計。500個經濟住宅單元集中在8層高的塔樓上,塔樓之間通過露臺相互連接,方便住客通行。 高飽和度顏色的運用增加了空間的趣味性。

    短短十多年,RBTA就完成了不少令人矚目的項目,如卡夫卡城堡、紅墻住宅、瓦爾登7號“。我從來都不喜歡 建筑理論,所以從一開始,我就一直關注傳統和鄉土建筑。”這些具有顯著幾何構成的作品以烏托邦社會主義為靈感,帶著“共享社區”的美好初衷從天而降,如同遺世獨立的迷宮佇立在那里。很少有建筑師能在職業生涯初 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嘗試新的東西并且將其實現,這在一定程度上還要歸功于Bofill的父親——一位成功的工程建造商,正是他的參與和同樣激進的想法,才確保了對設計意圖的全面理解和建造的完成度。 


    1973年建成的紅墻住宅(La Muralla Roja)不僅是游戲《紀念碑谷》的靈感來源, 也是如今流行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項目采用古典的希臘十字平面,北非要塞般的平臺、樓梯和連橋同時具有顯著的阿拉伯地中海風格。

    20世紀80年代后,RBTA的工作重心轉移到法國。Bofill的建筑語言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從大膽激進的烏托邦式實驗變成了現代主義與古典主義的結合。為了緩解移民壓力和市中心的擁堵,巴黎政府急需從無到有地建造周邊城鎮。大量商店、酒吧、休閑設施和大型公共空間被納入規劃,從而形成住宅郊區化。從巴黎的第一個項目Arcadesdu Lac到舉世聞名的Espaces d ’Abraxas,再到Antigone Montpellier,RBTA充分借鑒了文藝復興和巴洛克建筑風格,用壓倒性的建筑力量呈現出紀念碑式的震撼。有批評的聲音嘲諷其為“斯大林的迪士尼樂園”,過度浮夸、諷刺甚至粗俗,但Bofill對于后現代主義風格與混凝土預制構件結合的想法,是如此難能可貴。巨大的古典元 素掩蓋了預制件的連接處,將法國對紀念碑的偏好與設計巧妙地結合起來。 


    “35歲時, 我是世界上最時尚的建筑師。 但我總是一個局外人, 從不適應建筑文化。” 

    瓦爾登7號的設計靈感來自美國作家梭羅的散文集《瓦爾登湖》和斯金納創作的烏托邦概念的科幻小說《桃源二村》。這座空間交錯、色彩豐富的集合住宅 包含446間公寓。

    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Ricardo Bofill。在形式之外,他絢爛的用色始終是焦點,紅色、褐色和大地色亦是調色盤上的常駐者。工作室的第一個項目——海邊社區公寓就完全采用了一種接近紅色的傳統土色。在緊隨其后的高迪社區經濟住宅、懸崖邊的紅墻住宅和瓦爾登7號中,玫瑰紅、粉紅和深紅的墻面穿插其中,在炙熱的光照下展現出豐富的手工肌理。在其為父母設計的家庭住宅中,紅色的運用更是別出心裁。以線性整齊排列的建筑體用褐色磚墻覆蓋,內斂的幾何形式和柏樹庭院景觀相結合,讓空間如同精心設計的舞臺,具有強烈的儀式感。 在餐廳和水池所在的中央區域,紅色瓷磚掩映著周圍,與用粉色磚塊建造的方尖碑彼此呼應。即使在巴黎的后現代主義風格中,紅色和大地色也依然出現在白色的幾何構成中,成為一道顯眼的裝飾。在21世紀回歸西班牙后, Bofill與時俱進地用鋼筋和玻璃代替了原有的設計元素,但在巴塞羅那港口的W酒店、諾坎普新球場的國際競賽中,紅色依然是極為重要的表面裝飾。 


    21世紀回歸西班牙后,Bofill在項目中融入了大量鋼材和玻璃。位于巴塞羅那港口的W酒店是這座城市的地標性建筑, 室內公共空間采用了大量的紅色裝飾。

    在《紀念碑谷》《饑餓游戲》和《魷魚游戲》等流行文化的推波助瀾下,Bofill的建筑作品被年輕一代重新發掘。 這些超凡脫俗的設計以獨有的尺度、規模和復雜性成為當代文化的重要背景,無論攝影、電影、音樂還是時尚。在網紅式的傳播和片面的解讀下,我們尤其不能忘記Bofill的建筑在當時的意義35歲時,我是世界上最時尚的建筑師。但我總是一個局外人,從不適應建筑文化。如果你在RBTA的網站上停留得足夠久,就會發現這是一個慷慨至極的知識寶庫,這群超凡的夢想家又是多么渴望和執著于創造新的東西。

    編輯 | 幸思

    造型 | 幸思

    攝影師 | photo from Ricardo Bofill Taller de Arquitectura(RBTA)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王者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