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wiqo"></menu>
  • <nav id="4wiqo"><strong id="4wiqo"></strong></nav>
    <menu id="4wiqo"><tt id="4wiqo"></tt></menu>
  • 安邸AD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2.06.07

    各自生長

    被百年前活潑、先鋒、陽光的“包豪斯女孩” 生動面容打動,轉譯到繪畫時, “她們”又有了新的生命力, 陳可說自己一直站在觀察者的角度, 去順應“她們”的生長; 而畫筆停下的那一刻, 她也因與“她們”的無聲交流, 獲得了能量的滋養。

    陳可,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現工作生活于北京,是中國當代藝術領域有影響力的女藝術家。 她獨特的卡通與古典兼具、童真與傷感并存的作品風格,深受社會以及藝評界廣泛關注。她的作品關注人的內心世界,介于真實與虛幻之間,獨具個人氣質。圖為陳可工作室 的一層,她身后是最新創作的“包豪 斯女孩”系列作品。 

    春光恰到好處的時候,在陳可的工作室里看她畫畫,是件非常治愈的事情。只見她站在工作室二樓能給她帶來包裹與安全感的小 房間里,穿著陪伴她多年的藍色工作服,在自然光的引導下,拿起畫筆,觀察、沉吟片刻,抬手為畫作中的“女孩”肖像上色,這一層細致的涂抹,讓“女孩”的形象更加鮮活。 她的動作輕柔、舒緩亦克制,因為這不是一幅畫的開始,而是收官的微調時刻。我眼前的這幾幅新創作“包豪斯女孩”繪畫,已經在 她的工作室里“孕育”了一段時間,即將運往巴黎參加一個肖像主題的群展。面對著剛誕生就要別離的情緒,她認為換一個角度看,也許是件好事,可以抑制她“如果畫在工作室里放太久,總想再改一改的沖動。”她說“:我是完美主義者,有點兒控制欲,總渴望每張畫在 我眼里都像是一首和諧、精妙的樂曲,不能出錯,但其實控制遠不如無心之舉的效果,我現在經常反省自己。” 


    工作室二層的小畫室,陳可說自己在創作小尺幅的作品時,更喜歡在這個房間里,有一種被包裹著的安全感,也讓她想起大學時代在畫室里創作的歲月。 

    畫架旁邊,是她從《包豪斯女孩》那本書里截取出的黑白照片。這本書講述了當年在包豪斯學習的年輕女孩成長的故事,并附上了大量的肖像照片。陳可創作的“包豪斯女孩”繪畫的靈感便來自于此。  “這些女孩給我的感受是陽光、青春、明媚、生機勃勃的,很想把她們的狀態表達出來。過去有段時間,我的作品是陰郁的,現在我更喜歡簡單、陽光一點的感覺,畫畫是讓我感到開心的事情。” 


    角落里放置著還未啟用的畫框。

    我最近的畫作, 人物的尺幅變大了, 帶來了重量感和力量感。 這和小畫的感覺有很大差異, 小畫是你走到它的里面,大畫是它自己走出來。” 工作室到處能見到濃厚的生活及創作的痕跡,墻面掛著創作的小稿,地上是她之前創作的攝影作品。


    創作的時候,她會感覺到自己與“她們”在無聲對話,尤其是這些“女孩”呈現出的都是極富個性與生命力的狀態“。我始終在一個 觀察者的角度,每一幅畫有它自己的走向和生長,我要做的不是控制,而是觀察,再把這種觀察落在下一筆上。”她在開始一幅作品的時候,并不知道它未來的樣貌,特別是大尺幅的畫作,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她需要敏感地去梳理和把握它的脈絡“。前兩天,我就覺得 自己有點著急,這兩天又找回感覺。進入狀態的時候,需要更放松、更無為一點,無雜念,忘掉自己。”她說。 


    白天,工作室有充足的陽光照射,而這對于用色極為微妙的她來說非常重要,避免了光線不足造成的色彩偏差。 

    她的工作室雖在北京的六環外,離家卻并不遠,周遭安靜亦有雞鳴狗吠的生活氣息。這為她在藝術創作與打理生活之間帶來便利。 “有了孩子之后,生活便不能任性了,我需要職業化的作息,到下班的點了,我就得走,不能說在狀態好的時候,就一直畫下去。”保持規律 的作息,需要她主動去調整創作的最佳狀態,而不是被動地去等待狀態的到來。她會像通勤一樣,上午來到工作室,一直畫到下午兩點,這段時間是她磨合后的最佳狀態,休息之后,下午繼續。天氣好的時候,她還會出去跑幾圈。如今她幾乎不熬夜創作,除了生活原因之外,也出于創作上的考慮“,我用的顏色很微妙,晚上的光線總是有偏差,如果晚上畫,早上去看就覺得不對,需要改掉。” 對陳可來說,職業化的生活作息不是某種犧牲,而是對人生體驗的一種積極取舍。有孩子這些年,雖然精力與時間有很大部分都 要留給生活,但也塑造了一個更有力量的她。她感嘆“:我更堅強了,為母則剛。之前我一直是小女生的狀態,作為藝術家,也不用過多接觸社會,活在自己的幻想里。有了孩子后,現實世界的瑣碎撲面而來,要切換角色,要操心孩子的生活,要協調家庭成員的關系,剛開始有點不適應,懷念自由自在的日子,但生活還是得往前走,沒有這樣的體驗,我的作品不會是現在的狀態。”她坦言從四川美術學院 畢業后,自己一直走得比較順,也不乏遇到好的機會和幫助自己的人。早期,她的作品常帶著小女孩的情緒與幻想,后來一度也遇到瓶頸和迷茫期“。變化確實來自懷孕后,當時我看到弗里達的照片,就產生了想要去畫她的沖動,跟我當時的身體狀態也有關。” 近兩年,她對于改變和突破的認知更加清晰和明確。2021年,在上海展出的“包豪斯女孩”系列為她贏得了廣泛的好評和市場認可。 


    這個工作室比她此前的工作室要寬敞很多,這讓她可以隨時后退,站在一個遠距離的角度去觀察畫作,有余地創作更大尺幅的作品。 

    回顧這段經歷,她說“:壓力當然有,但心態很快就調整過來。我出道比較早,經歷了藝術圈大起大落的時刻,高峰和低谷也都見過,一路走 ,覺得自我的認可很重要,如果你希望外界自始至終都對你有穩定的認可,那是很難的。”相較于外界的反饋,她更愿意花時間在創作本身上,她說自己沒什么娛樂,畫畫就是最大的娛樂。“我不是需要很多錢的那種人, 創作最開心的是我全心投入的這個過程,以及通過作品與人們分享、交流。”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韓健

    作者 | 余雯婷

    攝影師 | 林半野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王者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