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wiqo"></menu>
  • <nav id="4wiqo"><strong id="4wiqo"></strong></nav>
    <menu id="4wiqo"><tt id="4wiqo"></tt></menu>
  • 安邸AD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2.08.02

    “面孔”之外

    畫廊里,一場與“面孔”有關的藝術對話正在發生。乍看之下這里更像是一個生活場景,那是因為畫廊主人、收藏家潘雅德將畫廊打造為“生活場所”,渴望實現藝術與生活場景的對話。

    Villepin聯合創辦人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他成長于一個由藏家和藝術家組成的家庭,父親多米尼克··維爾潘是一位藝術藏家,德·維爾潘家族是趙無極作品的大藏家。跟隨父親在世界各地生活的經歷給了潘雅德了解不同文化的機會。2010年,潘雅德定居中西文化的交融之地香港,待十年后時機成熟,他和父親一起開辦了維爾潘畫廊。

    收藏家、畫廊主人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的生活早早便與藝術融為一體。他的父親多米尼克··維爾潘是一位藝術藏家,由于從小就在一種私人且松弛的環境里與藝術相伴,他逐漸清晰體會到一種深刻的連接——藝術家與藏家之間的關聯。少年時,潘雅德及家人曾和藝術家趙無極有著密切的交往。他很清楚地記得,2005年,父母邀請趙無極去法國凡爾賽的一處鄉村宅邸,他們問他:“你為什么不帶著你的筆和紙來呢?也許你可以在這里畫畫。”趙無極起初禮貌地拒絕了,但最后還是在這里展開了創作。“我記得他觀察花園和美麗的天光有一段時間,但當我回頭看他的水彩畫時,它看起來很稀很薄,并不像我看到的花園。后來,我花了差不多十年時間才終于看懂他想要營造的那種氛圍。”

    展覽空間里還復制還原了弗朗西斯·培根倫敦工作室。

    藝術品與觀者之間并非只有單純的看與被看,當人與人的情感互動、色彩線條背后的精神呼喚、藝術所帶來的療愈滋養都真實發生時,一個更豁達的世界會出現在人們眼前。2010年,潘雅德定居中西文化的交融之地香港,待十年后時機成熟,他和父親一起開辦了維爾潘畫廊。在近期的這場展覽中,潘雅德選擇了“相”這個極具東方哲學意味的字眼為主題,因為它既是表,又是里;既具體,又深邃而無邊際。我們常常忽略面孔的媒介性質,潘雅德則希望展覽能強調這種對照關系,提供一種觀看角度,鼓勵觀者去正視臉孔背后所反映出的人性,或至少令其可見、可討論。展覽呈現五大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作為20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的弗朗西斯·培根,他的作品本身就是20世紀紛雜世界的鏡像,如果來自于他的“面孔”是展覽所呈現的第一重對照,那當它們與來自不同時空的四位藝術家:亞德里安·格尼、曾梵志、喬治·康多和井田幸昌的作品相遇,更 多層次的關系就發生了。


    展覽“諸相非相?”提供了一種觀看角度,觀者能正視臉孔背后所反映的人性,或至少令其可見、可討論。這個展廳展出了藝術家曾梵志著名的面具系列作品,由左至右為《面具系列 No.14》(1994年)、《面具系列》(1999年)、《面具系列 No.4》(1997年)。


    通過一次一次的展覽,潘雅德越發堅定自己對于收藏及畫廊經營的想法,那就是從社會意義的角度看待藝術,去強調藝術品無法被拍賣價格局限的那部分價值。例如當談論“面孔”,在古代西方,它通常和教權、皇權相關;在東方故事中,“面子”是一個社會交往要素,成年人的“面具”則是一種群體性的生存智慧。當觀眾帶著這樣的認知了解展覽,一種對于人的親密關切就產生了。他認為,這正是經由藝術建立起的關系的妙處——它不會將人囿于已知,而是推動人們走向遠方,了解隱秘的他人與自我。而引導觀眾和藏家浸入這種抽象的情緒關系時,需要的是情境和時間。與一些畫廊選擇理性、無情緒表達的純白空間不同,觀眾可以在維爾潘畫廊造訪藝術家的“工作室”,走進還原當年弗蘭西斯·培根在倫敦名噪一時的The Colony Room Club酒吧,在為居室空間設計的沙發上久坐觀看作品,或在一整面鏡子墻前看見自己。在之前的展覽《趙無極:永歸中土》中,東方家具也曾出現在場地里。為作品附加一層空間和環境解讀是潘雅德的堅持,他希望博物館式的場地可以打斷固有的觀展節奏,把人們更長久地留在故事里。


    展廳里的作品為喬治·康多于2001年以油畫顏料、丙烯、紙拼貼及畫布創作的作品Physiognomical Abstraction,沙發出自設計大師Pierre Paulin

    這樣一位擅長玩轉空間的藏家的家總是令人好奇。潘雅德說,伴隨他每日生活的藝術品和他在畫廊展出的作品非常相似。他將自己夢寐以求的作品,來自家族摯友趙無極的畫作安置在身邊,也和年輕的當代藝術家們“一起生活”。“收藏是關于選擇的。生活中有很多我們無法選擇的東西,但藝術并不在其中。我們可以通過挑選與我們有連結的藝術品來選擇我們想要的生活方式,就像在選擇和誰交朋友,選擇你想要展開什么樣的對話一樣”,潘雅德說。


    為作品附加一層空間和環境解讀是潘雅德的堅持,他希望博物館式的場地可以打斷固有的觀展節奏,把人們更長久地留在故事里。Villepin 聯合創辦人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站在展廳里欣賞畫作。藝術品由左至右為:弗朗西斯·培根創作于1984年的油畫《約翰·愛德華茲肖像三習作》;弗朗西斯·培根創作于1960年的油畫Man with Arm Raised。


    如果留意他的用詞——“生活”“交談”“聯系”“朋友”,便不難發現:在向外求索的過程中,藝術對他而言,是一種激發和激勵,是某種尺度,是一處庇護所,也是一門與世界交往的語言。而在向內的空間里,藝術記錄了他本人的成長與時間,是每次認知深入和進化的錨點。對潘雅德來說,藝術是超越了美本身的,“它是一種尋找純真的手段,能培養出更敏銳的眼光去欣賞不同的美。讓我更好去理解世界的復雜性。是藝術散發著它包容寬容的氣息,把我們聚在了一起”,他這樣說。



    編輯 | 余雯婷

    作者 | 閆夏

    攝影師 | 馬熙烈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王者体育在线